国资驰援东方园林欠薪结清困局已解但女首善何

时间:2019-08-08

  8月5日晚间,东方园林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唐凯拟向朝阳区国资中心全资子公司朝汇鑫转让公司控股权。

  根据公告,何巧女夫妇将向朝汇鑫转让东方园林1.34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5%,并将占总股本16.8%的股份对应的表决权无条件、不可撤销地委托给朝汇鑫。

  本次权益变动事项完成后,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何巧女、唐凯变为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东方园林也将成为朝阳区国资中心下属首家A股上市公司。

  据东方园林内部员工透露,在公告发布前数日,北京市朝阳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的法人代表慕英杰曾率队视察东方园林。

  公告发布后,8月6日,停牌一周的东方园林宣布复牌,高开1.7%,随后一路飙红,至午间收盘报6.15元,上涨4.25%。

  国资驰援早有端倪。7月12日,AI财经社曾独家获悉,北京市朝阳区国资委将入主北京东方园林环境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何巧女或卖出手中部分股权。

  据消息人士透露,当时朝阳区国资委的收购款项打入公司账户,国资委有关人员,已在东方园林总部办公。

  朝阳区国资委早在2018年底就已对东方园林伸出援手。当年12月,北京市朝阳区国资委通过旗下盈润汇民基金以10亿元受让何巧女和唐凯夫妇所持的上市公司5%股权,成为继何巧女、唐凯夫妇之后的第三大流通股股东。

  消息人士指出,此次朝阳区国资委再度驰援东方园林一事,之所以迟迟未能公告,主要是由于何巧女夫妇舍不得公司控制权,对转让股份数额存有异议。

  但东方园林的资金缺口实在过大,仅员工欠薪的总金额就高达5亿元,这令何巧女不得不放弃公司实控权。有接近东方园林财务部门的离职员工告诉AI财经社,国资入主东方园林后,第一个得到解决的就是这部分资金缺口。

  据了解,目前东方园林拖欠的离职员工工资已全部结清,在职员工已先后拿到了两个月的工资,但部分在职员工仍有近两个月的工资尚未发放。

  在此之前东方园林也多次因合同纠纷、财产保全而被列为被执行人。据天眼查数据显示,仅2019年,东方园林就被各地法院17次列入被执行人名单,何巧女本人也被限制高消费。

  公开资料显示, 2017年以来东方园林频繁通过债券融资,直到2018年5月,拟发行的10亿公司债无人问津,仅仅募集500万元,引发市场对其流动性的担忧,这时东方园林的财务危机才逐渐爆发。东方园林股票因此停牌长达3个月,复牌后再度大跌。

  为缓解资金困境,2018年8月以来,东方园林相继和农银投资、华夏银行、深圳中民资本等机构通过股权转让、并购、融资等方式,获得近70亿元资金,但流动性困境一直未能真正得以解决。

  令东方园林陷入困境的导火索正是与政府合作需要前期垫资的PPP工程。公开报道显示,东方园林在2018年7月开始,逐渐叫停PPP工程,到10月PPP工程基本上全部叫停。

  据了解,所谓PPP工程是指政府与私人组织合作开发公共服务项目的伙伴关系,公共服务项目包括交通、水利、环保等基础设施,付费模式包括政府付费、使用者付费等。

  这一模式出现的目的在于发挥共同利益的最大化,以便与政府实现“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全程合作”,降低项目风险。但实际操作中常常出现地方政府欠款的现象,据东方园林2019年一季报显示,公司应收账款高达80.46亿,且大部分应收账款为地方政府欠款。

  东方园林方面表示,因国家加强了对地方政府债务的清查和整顿,相当一部分地方政府减少了市政园林建设的投资,同时也影响了公司的收款进度。

  公开资料显示,东方园林的主要业务是水环境综合治理、工业危废处置及全域旅游三大核心业务板块,参与PPP工程也是2015年起的事情,2016年开始逐步爆发。

  东方园林内部人士对AI财经社指出,2016年底到2018年初,东方园林在PPP工程的中标上呈现出极为激进的态度。在何巧女的鼓励下,不到三年,东方园林累计拿下价值数百亿项目,普遍以前期垫资的PPP工程为主,公司因此陷入资金困境,“负责拓展项目的人光奖金就能过百万,现在放眼全国,但凡是个公园、河道,差不多和东方园林都有关系。”

  据东方园林2018年年报披露,在拿单节奏放缓的情况下,2018年全年仍中标45个PPP订单,中标金额408.05亿元,而在2017年,东方园林中标50个PPP工程,总金额达715.71亿元,较2016年爆发式增长了88.30%。

  在财务危机和发债无门的重压之下,东方园林的业绩也承受着相当大的压力。根据东方园林发布的2019年中期业绩预告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预计亏损5.5亿元—7.5亿元,上年同期则是盈利6.64亿元。

  东方园林方面披露,业绩下跌的主要原因是,金融环境和行业政策变化,其主动关停并转部分融资比较困难的PPP项目,控制了投资节奏,减少了运营投入所致。

  2018年9月5日,深陷债务危机的东方园林董事长何巧女被央行和全国工商联请去参与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座谈会。据财新网报道,参与此次会议的共有14家银行和29家民营企业,全国工商联主席高云龙与央行行长易纲出席并讲话。

  在会上何巧女公开向在座银行高管喊话,“如果给我批一个银行,我一定拯救那些(有债务危机的)企业。”在此之前,何巧女是这一轮财务危机中哭声最响的民营企业家之一。

  财新网曾在报道中称,为了化解财务困境何巧女在多家银行中奔走,甚至在民生银行董事长洪琦办公室中哭泣。有接近东方园林财务部门的人士告诉AI财经社,在东方园林的财务危机并未显现时,民生银行是与东方园林关系最好的银行之一。

  但从何巧女在慈善方面一掷千金的举动来看,长期以来,她似乎并未意识到自己企业会出现流动性困难。近几年何巧女在慈善方面的表现,可以令诸多企业家望尘莫及。

  2012年,何巧女成立北京巧女基金会。2015年9月,她承诺捐赠个人持有的7630万股东方园林股票(2015年8月价值约29亿元),以个人减持股票后的现金捐赠给巧女公益基金会。3个月后,何巧女还联合比尔·盖茨、蒙牛集团创始人老牛基金会创始人牛根生等五名中外慈善家,在深圳联合成立国际公益学院。

  大手笔的捐赠也给何巧女带来了足够多的的声誉。2016年1月,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发布了“2015中国捐赠百杰榜”,统计全国个人捐赠数额排名前100位的入榜人员。何巧女因承诺捐赠价值29.27亿元的东方园林公司股票,位居榜单第一;这也是该榜单自2011年发布以来,首次有女性位列榜首。同时,何巧女也是首个捐赠额度超过10亿元的女性慈善家。

  2016年6月,何巧女再次以29亿元的捐赠数额位列胡润慈善榜第三名,也正式成为中国首位女首善,前两位为腾讯的马化腾和陈一丹。

  2017年10月,何巧女把慈善事业做到了国外。在摩纳哥举办的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会议上她宣布,捐出15亿美元,用于野生动物保护事业。这一天,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在摩纳哥宣布,何巧女成为全球第15位“自然守护者”,这意味着,她的环保公益行动获得了国际认可。

  但AI财经社查阅巧女基金会发布的年度报告后并未发现这笔捐赠资金的去向。巧女基金会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中回应称,“承诺捐赠和捐赠,这是完全的两回事,承诺捐赠有一个非常科学的规划,我们基金会也正在策划当中。”

  但据《何巧女的捐赠清单》一文统计,近几年何巧女的承诺捐赠已超过180亿元,但查阅相关报告后,仍未能找到具体的兑现金额。

  标签:园林 何巧女 ppp 公司 国资 ai 财务危机 困境 资金 政府 基金会 流动性 工程 摩纳哥 银行 债务 首善 财经社 困局 南方都市报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