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与考据丨苏芬战争概述

时间:2019-07-07

  “在那死亡威胁中,只有杰出的,不,崇高的芬兰人,向我们展现了自由的人们勇气与能力的极限。”——温斯顿·丘吉尔

  “我非常理解您想保持中立的心情,但我保证这是不可能的,强权是不会同意的。”——约瑟夫·斯大林给卡尔·古斯塔夫·埃米尔·曼纳海姆的信

  在我们的宿敌再次进犯之际,我将履行自己的职责。信任领袖是成功的首要条件。你们都很了解我,我也很了解你们,我相信你们每一个人都将不辱使命,哪怕是以献出生命作为代价。

  这场战争不过是我们进行的追求自由的战争的后续,我们将为我们的家园而战!为我们的信念而战!为我们的祖国而战!”

  ——1939年12月1日曼纳海姆就任最高总司令之后于苏芬战争开始对全体芬兰将士的命令。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有这样一场战争,一方是日后攻克柏林,战胜了法西斯德国的苏联,而另一方则是没什么存在感,地处偏僻的小国——芬兰;这是一场大卫与歌利亚间的战争,然而令全世界都为之惊奇的是,苏联最后竟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才惨胜芬兰,得到了它想要的土地,那么,苏芬战争为何会爆发?为何芬兰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战果?要想回答这些问题,我们有必要考察一下战前的苏芬关系、这场战争区别于其余战争的特点以及战前芬兰的准备。

  1917年12月6日,芬兰从沙皇俄国中独立,紧接而来的就是白军与红军之间的厮杀,最终,1920年,白军胜利,芬兰政府和苏俄在塔尔图签署了有利于芬兰的和平协议,结束了敌对状态,不过双方在意识形态上的巨大差异,以及尚未完全解决的边界问题,在日后都成为了两国关系的不稳定因素;芬兰国内的激进民族主义分子要求收复整个卡累利阿地区,1921年,部分东卡累利阿地区要求并入芬兰的分离主义者发动了暴动,有几千名芬兰志愿军参与了暴动,1922年,双方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苏联于1923年设立了卡累利阿地区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给予该地区的民众自治权;此后,双方关系逐渐缓和,1934年,苏芬双方的互不侵犯条约延长了十年,然而很快,国际形势就出现了变化。

  1938年开始,随着纳粹德国的崛起以及苏联实力的恢复,苏联开始调整与芬兰的关系,3月开始,苏联政府的使者开始与芬兰政府内部的高官进行一系列秘密谈判,苏联政府认为德国有可能通过芬兰进攻苏联,而要求芬兰给予苏联在德国通过芬兰进攻苏联时将军队开入芬兰领土上的通行权,并且获得在某些芬兰湾的岛屿上修筑防御设施的权利,作为交换,苏联将给予芬兰很多经济上的优惠。但这些提议都被芬兰断然拒绝,芬兰政府只承诺芬兰不会允许任何外国军队通过芬兰来进攻苏联。1939年3月5日,时任苏联外交人民委员的李维诺夫约见芬兰公使,希望租借一些位于芬兰湾东部,靠近涅瓦河出海口的岛屿,这次谈判仍然无疾而终,这也是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签署前双方的最后一次谈判;但随着8月23日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的签署,苏联政府可以采取更加强硬的措施来对待芬兰了。

  最初,芬兰政府对于该条约的签订还持乐观态度,不过芬兰看到波兰及波罗的海三国的命运之后,这些乐观的看法便烟消云散了,果然,1939年10月5日,苏联政府邀请芬兰来莫斯科商讨一些“疑难的政治问题”,这实际上是一道命令,谈判陆续进行了一个多月,芬兰政府政府无法接受苏联方面的要求,而苏联政府也不能接受芬兰提出的让步,于是,11月13日,芬兰代表离开了莫斯科。此时,苏联政府已经决心用战争解决问题了。

  冬季战争区别于20世纪其它战争的一个重要特点便是其发生在高纬度严寒地区,整个战场可以被位于南部的拉多加湖一分为二:拉多加湖以南的卡累利阿地峡以及拉多加湖以北直到北冰洋的广大地区,卡累利阿地峡拥有较为良好的公路铁路系统,并且积雪也没有那么厚,也是平原地带,更是通向芬兰腹地的最短路径;而在拉多加湖北部地区,不仅道路稀疏,而且积雪可以厚达50-70厘米,对于苏军来说,这至少带来了三个显著的问题:一是该地区的苏军部队只能沿着公路两侧极为狭小的地域内展开,在该地区作战的苏军部队,一个步兵师的行军纵队就高达30公里以上!而芬军却可以利用雪橇等工具来随心所欲的机动。其二是深厚的积雪严重的降低了火炮的威力;其三则是严寒造成的非战斗减员,芬军士兵的保暖措施要远远好于苏军,芬军配备可以由雪橇拉动的便携式带加热炉的帐篷,而苏军在战争开始的时候甚至还穿着夏装!

  芬兰的战备工作可以用喜忧参半来形容,喜的是芬兰军队的人员素质,忧的则是军备物资的缺乏。

  1939年芬兰的370万人口中,有78%的人生活在农村,这些在苦寒之地求生的农民有着极为丰富的在寒地里求生的经验,这些经验可以轻松的被用于战争中;虽然战前芬兰仅仅有九个步兵团共3万3千人,1939年10月6日开始,出于对正在莫斯科进行的谈判的结果的担忧,芬军开始陆续动员,为了避免使苏联警觉,芬兰于10月6日的动员使用了“额外演习”(Ylimääräiset harjoitukse)的名义,分别以这九个步兵团为基础组建了九个步兵师,每个步兵师的兵员都来自于特定地区,这有助于士兵们彼此之间提高熟悉感,增强战斗凝聚力,同时在靠近苏芬边境的各地组建了大量的独立营,芬军这些独立营构成了拉多加湖以北地区的芬军主力,14日,芬军发布总动员令,芬兰国防军的人数一下跃升至33万7千人,这些人并不是毫无经验的,而是后备役或者曾经在国民自卫队(Civil Guard)中接受过军事训练的士兵,芬军还在全国范围内组建了9个后备营(Kenttätäydennysprikaati),用于补充在未来的战斗中伤亡的部队。除此之外,还有由10万名女性组成的洛塔·斯瓦德(Lotta Svärd)负责医疗、防空观测等辅助任务,也是我们漫画的主角。

  不过实际上在9月,随着苏军进入波兰,各地区的国民自卫队已经开始征集士兵,芬军也开始调动部队到卡累利阿地峡,每个士兵都有预感,战争已经不远了。

  相比较于人员的高素质,战前芬兰的物资储备可以说是令人担忧,在三十年代,芬兰的国防开支长期只占到国民生产总值的15%-20%,直到1938年,察觉到国际形势变化的芬兰政府才开始提高国防预算,不过已经为时已晚;在轻武器上,芬军和苏军的装备水平差不多,但芬军的火炮大部分是1900年前后生产的,总数不过500门,其中还有五分之二是没有炮口制退器的!更为严重的是炮弹的储备量,战争开始时,芬军的炮弹储备数量不超过30万发,就这30万发中还有20万发是轻型的76mm火炮炮弹,如果芬军炮兵按照的规定打,那么最多一周,芬军的炮弹就会耗尽!到了1940年3月苏军突破芬军在卡累利阿地峡的防线时,芬军的弹药实际上已经在消耗殆尽的边缘。

  不过芬兰政府也不是毫无开战的准备,在20年代,芬兰在曼纳海姆的推动下开始在卡累利阿地峡建造防线,这条防线后来被西方记者称为“曼纳海姆防线世纪的其它防线,最大的特点便是最大限度的利用了该地区的环境资源,防线主要由一系列混凝土和木制碉堡,加上反坦克障碍物以及壕沟组成,反坦克障碍物不少都不像别的防线一样由混凝土浇筑而成,而是从芬兰别的地区运来的大石头加工而成。大部分碉堡都仅仅配备了一挺重机枪,而且这条防线年代开始建造,中间几次停工,直到战争爆发前,芬兰政府才紧急动员人员在防线上修建了更多的碉堡,但是这条防线仍然是不完整的,不过实战最终证明了这条防线大体上还算是成功的。

  最后,在1939年11月30日,苏军越过边境线进攻芬兰,仅仅三小时后,苏联空军的炸弹就落到了赫尔辛基,这更是一个宣告,一个对全体芬兰人民的宣战,苏联外交人民委员莫洛托夫居然声称苏联空军投下的是面包而非炸弹!这也给这些炸弹带来了“莫洛托夫面包篮”的“美名;”尽管苏联最后战胜了芬兰,但芬兰人顽强的保住了自己作为独立国家的地位,曼纳海姆元帅在1944年继续战争结束后,于1944年9月22日签发了第132号作战公报,对芬军全体将士表达了钦佩之情,公报中这样写到:

  “那场三年前就该结束的战争,那场让我们无数将士献出生命的战争,在1944年9月19日终于画上了一个句号,当我们经历了各种痛楚之后,我们看到与睦邻国家建立友好信任的关系,是未来和平生活的基石。”

  (俄)拜尔·伊林切耶夫 著 胡烨 译, 2014. 《苏芬战争1939-1940》. 第1版 编辑 北京市: 中国长安出版社.

  (美)约翰·亨·伍里宁 著, 武汉大学《芬兰史》翻译组 译., 1973. 《芬兰史》. 第1版 编辑 武汉: 湖北人民出版社.

  (英)大卫·科尔比 著, 纪胜利等 译., 2013. 芬兰史. 第1版 编辑 北京市: 商务印书馆.

  军事科学院外国军事研究部, 1982. 《苏芬战争》. 第1版 编辑 北京市: 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出版社.www.5776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