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中网Vtalk圆桌对话 中国芯片产业链的机会与挑

时间:2019-08-12

  新报跑狗图彩图大全!7月26日下午,投中网CV智识联合投中资本,在上海举办了名为《时代铸就产业,新形势下的“芯”问题》的Vtalk沙龙,邀请了华登国际合伙人王林,临芯投资董事长李亚军,软银中国管理合伙人张岳鹏,登临科技创始人李建文,磁宇科技技术副总裁戴瑾五位嘉宾先后做主题演讲与圆桌讨论,投中资本董事总经理佘立斌主持此次讨论。

  佘立斌:非常感谢今天下午几位嘉宾的精彩的发言。我是投中资本的佘立斌,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团队。

  我们这个团队主要关注先进制造业和深科技企业的融资和并购服务。投中资本从成立到今天是12年的时间,以前主要关注TMT、文化娱乐,2017年开始,我们在先进制造和深科技方面开始发力,组建了这支团队。投中资本总部是在上海,在北京、深圳、香港、硅谷、慕尼黑都设有办公室。

  芯片半导体是我们重点关注的一个赛道,从去年开始做了几个项目,希望大家以后有项目或者是有一些信息多多交流合作。非常感谢大家今天下午抽空参加我们这个活动,我们现在开始就来做圆桌讨论分享。

  我们先从一个市场整体的方向来看,投中最近刚发布了一个2019年上半年的资本市场报告,对整个PE、VC行业做一个分析。大家可以观察到,投资机构在融资和投资目前情况还是非常严峻,对企业的估值压得很低。但是在科创板开板的背景下,各方的机构对芯片半导体企业的投资非常积极,科创板上相关企业的PE倍数也非常高。所以我想先问投资界的朋友,在目前环境下,大家对行业中项目的估值怎么样来判断?

  李亚军:估值现在明显往上走。我们14年把澜起私有化,估值按当时的汇率算下来不超过50个亿,即使按照当时公司的销售利润来算,也是挺贵的,但到了科创板,估值一下子就成了几百亿、接近上千亿。

  最近比较热门的有两个再融资,一个是紫光展锐,我听说的估值已经到500亿,还有一个是RDA的老总出来创业的项目,他当时第一笔钱还是我投资,大概才5000万美金,现在最新估值到了十几个亿。

  最近半导体确实是很热的,搞得我们还是蛮紧张的。反过来看二级市场,我倒觉得好像很便宜,大概是这么个概念。

  估值高是高,这个对团队来讲重要,但整天看估值公司做不成。投资人还有退出的机制,团队是没有退出机制的。我觉得有这么大这么好的市场机会,最终还是从创业的角度来说,赛道有没有选对?或者说产品的方向对不对?有没有真正解决客户的问题?我们有没有能力去解决这些核心的问题?我觉得把这些问题都想清楚,努力的工作,大环境好,自然有机会。

  佘立斌:接下来的问题是,投资机构对半导体标的选择标准是什么样子,然后怎么样投资布局?

  李亚军:晶圆代工厂以外,我们其他环节都投,各个阶段上也是都投。我们最早是做并购,并购就像摘桃子,摘了就没了。但是你要长期在市场上耕耘,还要做些培育、撒种子的工作。所以我们也看了一些稍偏早期一点的项目,投那些有比较好的创业经验的人。

  李亚军:替代和创新不一样。替代的话,风险上它相对低一点。基本上看准了,我有哪些能力了,我就可以来做。从投资的角度而言,更喜欢这样,因为它的可靠性高。因为我们不是去做高风险的事。但是另外一方面而言,对于那些产业类的,其实他们应该往新技术那方面更多的投入一些。因为你要不投这些的话,你永远在人家屁股后面跑的,是不对的。所以我觉得这两方面其实都可以。

  佘立斌:今天的两位创业公司代表,其实做的东西都是创新型的。你们在业务的发展和客户对接等方面,困难和挑战的地方具体是在哪里?

  李建文:其实做芯片不怕跟美国人竞争,为什么?只要中国人把技术做出来,一定是我们赢,这是毫无疑问,对吧?其实最怕的是跟台湾和大陆公司竞争,你要没有壁垒,最后就是一个红海。

  你真的可以去创新,然后技术可以落地,我觉得这个是我们要回答的问题。我觉得最核心的一个对我们来讲,新技术当然很好,其实用户可能不关心新技术本身,而是关心你这个解决方案是不是真的能够有用更有竞争力的办法解决用户最棘手的问题。

  我们做的东西(服务器和云端的AI处理器)确实技术壁垒挺深的,要和世界巨头竞争,其核心的壁垒是通用性和软件生态,你要真的对这个市场有理解,就会认同这个逻辑,我们选投资人也是选认同这个思路,并且真的可以在后面能帮我的。芯片企业的路是很长的,但做成了,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机会。

  李建文:我们开始做产品前,拜访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公司。我的时间1/3花在研发上,其他绝大部分在市场。因为整个算法应用在非常快速的变化,怎么能够跟市场的脉搏贴的比较紧,对我们很重要。

  戴瑾:做一个创新型的创业公司,首先创业者要有愿景,另一方面创业都是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的结合,你需要像刚刚李总所讲,多走访客户,要了解现在市场上的生态是什么样子的,客户的痛点是什么?想好将来你产品走一个什么样的形态和技术路线,就以什么样的卖点来。

  李亚军:CPU这一块,是以英特尔为主,小玩家做不了,只有大家伙干,我国就是国家队在做这个事情,一般投资者不会往这一块上面去。

  第二块就是存储。最近很多资金投入到存储,很多公司想把存储作为一个突破口,这个里面站队很关键。也有不少人做存储设计的,但是竞争比较激烈。

  还有手机基带通信这一大块,那是竞争太激烈了,已经打得一塌糊涂。现在很多小的创业公司集中在模拟和数模混合领域,在这一块能长出一些不大不小的公司。

  射频这一块,因为很多是要人工干,你要能磨出来,别人就不容易轻易超过你。这一块市场主要是由很多外国大厂在做,算是进口替代的一个市场机遇。

  还有像Wi-Fi、蓝牙等通信连接这一块,现在做这个的人很多,但是也有人不停的进入这个市场。按说竞争很激烈了,但是还有人突然冒出来一下子就起来了。

  大体上可能就是这些,感觉就是那些大家伙们一般人整不了,但是一些小的细分市场,还是有机会的。

  戴瑾:我们在制造领域至少落后两代,但这个行业是老大利润吃掉了一大半,剩下的就没有多少可供后面的去分了。国内的玩家如果好好做,保守的能盈利,但是那就没有多少钱去做研发了,如果你要想追赶,你的财务报表就会很难看。

  至于新兴存储器,可能面临被人家弯道上甩掉的问题,你也不说什么弯道超车了,所以总的来讲形势还是比较严峻的。

  李亚军:人才方面,首先这个产业迅速膨胀,人才数量本来就不够,所以你招工程师的话,工资涨得都挺快的,但是经验的话肯定比硅谷的人才要差,制造这边也是膨胀的很厉害,人才肯定是个问题。当然中国是不缺人,给了足够的时间,人才肯定能培养起来,但是这些年快速发展的时候,人才就是个很大的短板。

  李建文:这个机会市场非常大,业务量还在飞速增加,然后随着数据的飞速增加,你必须有足够的算力才能把这些数据的潜力挖掘出来。这就需要提供更高效的计算能力。

  现在云端的AI加速基本是英伟达的GPU一家独占的局面,它对AI的工作负载相对CPU的确有数量级上的提升。GPU既是导致AI近年来飞速发展的核心动力之一,也间接的形成了今天AI软件生态对Cuda的依赖。

  前面介绍的时候我提到通用性和软件生态在云端的重要性,这里有很多原因:硬件的生命周期远长于算法和应用的迭代周期;类似TPU这样定制化的硬件加速器的市场空间不能够支撑一家独立的芯片公司;计算向来软件生态就很重要,今天的软件生态主要围绕Cuda。只有充分解决了通用性和软件生态,云端性能和能效才能被体现出来。

  以上,是我们现在架构和技术路线选择的重要因素,即在兼容Cuda软件生态的基础上,针对AI的计算场景,提供系统架构创新获取竞争优势,因为GPU架构本身是为画图和高性能计算(不是AI)设计的,其性能和效率还有相当大的改进空间。

  人才方面,我们做的这个东西(通用AI处理器),因为技术壁垒比较深,没有二三十年的积累,想都不用想。我们的很多技术是硅谷那边积累来的,然后在这边我们找一些比较有经验的人,也做过GPU等类似的工作,还是可以慢慢地能够把这个团队拉起来。

  张岳鹏:我想请教两位位李总(李亚军、李建文),我们现在看到有个趋势,就国内的这些AI的软件公司开始转型做芯片,就是做软硬一体,比如说云知声这些,这个会不会是未来一个方向?

  李亚军:说句实话,AI我是不敢投的。为啥呢?AI它靠什么?首先他们这批AI企业是靠算法,但是算法大家更新太快了。你说你今天你很牛,半年就有一个比你更牛的出来,你很难持续在技术上领先,这是一个。

  第二个,软件不容易拿到钱,再往下走的话,一定是要把算法跟芯片结合的。因为你只有跟芯片结合,你那个算法速度才会更快,你的成本和应用也更好。所以说,我觉得AI公司纯靠你那个算法,你说要怎么样打天下,那是很难的事。他要真走下去会怎么样?就得拿着算法跟芯片结合,然后必须要打某一个特定的市场,最后的结果是谁占领这个特定的市场谁能胜。

  李建文:我们是芯片公司,做算法的公司芯片比我做得还好,我们哪还有生存价值?其实芯片这块他们一般都不自己做,而是找合作伙伴。因为做芯片可能要用新工艺、还要把良率做上来,将风险降到最低。

  如果做芯片服务的公司帮你做芯片,你就成为世界一流芯片公司,这个逻辑不太成立。

  另外设计一个高性能的云端计算芯片,靠拼IP是拼不出来的。SoC是一个IP集成的生态,而我们目标市场的产品是要拼核心技术的,我们的芯片比一般的SoC大很多,除少量接口IP外,都是自主研发的,这样才能把整体性能做上去。

  李亚军:可能从技术和商务上说有点不一样,但如果说是软件的话,你大规模推广不容易拿到钱,很难。

  李亚军:这样的话,你就得先以赚钱为目的,所以说你看现在很多公司要把自己的东西变成芯片。

  最近有一个家做声纹识别的来找我们,我说你做声纹识别你还得搞成芯片,你要不搞这芯片你怎么办呢?做声纹识别的一堆,你说你99.5,我99.6,你有什么差别?没差别。那你最后靠什么胜?谁先做芯片,谁先打进市场,谁先把品牌立起来,那就赢了。

  张岳鹏:我跟这些公司聊过,其实他们是收购发展的路径。几大独角兽自己更多的是想做集成商,卖一套软硬结合的整体解决方案,而不是做芯片。总之,这个里面商务的逻辑重于技术的逻辑。

  但其实我倒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说中国做芯片的基本上都会碰到一个华为,对吧?你做芯片,华为已经在那了,即使今天没在,可能他已经在路上,你怎么样去应对它?

  李建文:他们也在做我们这个产品类型,我还是很钦佩华为的。我十多年前就和海思他们有过接触,觉得他还是真的有一些核心技术,也不是完全做低端替代的东西。

  李建文:对,我以前去见他们的时候,他墙上都写着,你看这个人29天从来没回过家,对吧?就是这种文化,确实非常敬业。不过我觉得市场总是这样,竞争会推动创新,会把公司的潜力释放出来。你在一个太舒服的行业里面,其实很难创造新的价值。我们对自己的能力还是很有信心的。

  佘立斌:好的,感谢各位嘉宾的精彩分享,芯片半导体是中国产业发展的重点领域,也是各位辛勤耕耘奋斗拼搏的领域,投中资本也将和产业里优秀企业家和投资机构精诚合作,为中国芯片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做出更多贡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